听着林震山的劝说,只见那位被称之白少主的中年男子,不由得浑身一震,一双看似刚毅的面孔上,双眼居然忍不住有些红润起来。

只见中年男子深吸一口气,然后对着林震山缓缓开口说道:“林叔叔,多谢的安慰。不过话虽如此,但是我白家身为华夏信任的家族,居然弄失了如此重要的宝物,这样的罪责我一辈子也无法洗脱。我愧对祖国的信任,愧对父亲的栽培,愧对白家多年的心血,也愧对我的妻子和那个孩子。”

“林叔叔,多谢帮我照顾那个孩子,得知他现在成长的如此出色,我的内心里就好受许多。只是也知道那件事,对我白家的打击很大。虽然我白家如今一直屹立不倒,那也是因为父亲的缘故。”

“白少主,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想必很多人已经把那件事给忘记了。而如今,那个孩子正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打击,如果白少主和白家,能够在这个时候出手拉他一把的话,那对那个孩子将会是莫大地帮助。难道白少主,不打算趁着这个大好机遇,和那个孩子重归于好吗?毕竟——”

看着那个白少主如此感慨的样子,林震山内心里又是同情,也不禁有些于心不忍。作为一名长辈,作为林家之主,林震山十分清楚这种上要报效国家,下要安抚家人的矛盾,也深知愧对妻儿的那种无力感。

林震山劝说到一半,后面的话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犹豫了半响之后,深吸一口气再次缓缓开口道:“白少主,要知道,那个孩子在得知自己的身世,知道自己是一名弃子后,内心的打击可是非常大的。们可是他的希望,如果们在这个时候帮他,将会有助于们团聚。”

“我知道,白少主一定也会非常心疼这个孩子,难道就忍心这个样子,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依旧将他拒之门外吗?我知道白少主虽然对外坚强,但是内心里还是十分柔软善良的,可是对这个孩子,于心何忍啊。”

林震山的话,犹如万箭穿心,刺激着那白少主的内心。

只见其面部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咬了咬嘴唇,对着林震山长舒一口气道:“林叔叔,我知道的意思,只不过如果我现在出手帮助那个孩子的话。那他的底牌就全部亮出了,对他现在才处境来说,未必是什么好事。虽然白家经历了一些风波,但是在京城绝对不会随意倒下。”

“如果那个孩子回来的话,按照白家的规矩,他理应会成为白家理所应当第一继承人。但是他毕竟与白家割断二十年的联系,如果这个时候突然让他回归白家的话,恐怕将会有许多人不服,甚至还会在暗中找他的麻烦。只有在他获得了一定的名声,搅动了整个僵局之后,他自然就会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到了那个时候,我白家在出面与他相认,让他回归白家,继承白家的大权,绝对不会有人在随意干涉了。我在这里请求,林叔叔能够继续帮我照顾那个孩子。虽然这件事在我白家一直是保密,不过如果有需要的话,我愿意以白家少主的身份,在背后全力支持林叔叔以及整个林家。”

林震山听后,不由得想了想开口说道:“是吗?如果要是这样的话,我到是可以帮继续照顾那个孩子,不过我也有个条件,需要答应。”

优雅精致和服美女图片写真

那位白家少主微微一愣,连忙对着林震山开口说道:“哦?林叔叔只要能够帮助那个孩子,有什么要求只管提,我一定不会拒绝的。”

只见林震山嘴角一扬,笑道:“放心,我林震山绝对不是那种趁机发难的人。我只不过是十分欣赏那个小子,也乐于和们白家合作。所以我的要求很简单,等到这个小子度过眼前的难关的话,而们白家少主和整个白家,也愿意站出来接受这个小子的时候,我林家想要和白家结为亲家。”

“白家和林家结为亲家?”

听到林震山的话,那位白家少主半天也没有反应过来,一脸懵逼地看着林震山,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合适的人,最后呆呆地问向林震山道:“林叔叔,我实在是不明白刚才所说的是什么意思?想我白家和林家结为亲家,我想来想去,也不知道有谁合适。”

“林叔叔的一些孙女似乎都在上学念书,唯一两个够结婚年龄的,好像一个已经订婚,另一个也有了伴侣。而我白家的那几个臭小子,不是在当兵,就是在上学,至于天昊那小子生性太过顽皮,恐怕配不上林叔叔家的女子。”

林震山一听,忍不住大笑起来道:“哈哈,误会了,我说的不是我林家的孙女,也不是指的白家天昊那小子。”

那白少主此刻有些好奇,忍不住追问道:“那林叔叔所指的结为亲家是什么意思?”

林震山当即开口说道:“我说的是我林震山的宝贝外孙女薛雨桐,以及那个暂且还未回归白家的那个小子白天羽。”

白家少主,忍不住大笑起来道:“哈哈,想必林叔叔一早就做好了这样的打算,又何必前来问我呢。只不过我真的很好奇,林叔叔难道对那个小子就这么看重吗?据我所知,薛雨桐不单是林叔叔的宝贝外孙女,还是薛家的大小姐。”

“虽然说,在武学方面有些不尽人意,被从大小姐的位置上掉下来。但是传闻薛大小姐生得十分漂亮,而是谈吐优雅很有气质,依旧是京城不少花花子弟们所爱慕的对象,就连我家天昊那个小子,也经常唠叨着。”

“对于这样的一个大小姐,薛家和林家,当真使得愿意他嫁给我们那个二十多年,一直流浪在外的小子吗?就算林叔叔愿意,那么薛家呢?薛家老爷子和薛士忠又是否愿意,她们家的女儿嫁到我们白家呢?毕竟我听说,薛家打算和玄家结亲,而玄家又一直视我白家为劲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