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丹,极为珍贵。

其内蕴含着白蛟一半以上的灵气。

是他的力量源泉。

但同样也是他人垂涎之宝。

无论是林坤宇,还是武藤,亦或者是其他人。

都是奔着妖丹来的。

如今死伤无数,白蛟吐出妖丹,一力重伤武藤。

这对于萧长风而言,却是一个最好的机会。

“萧大哥?”

看到半空中萧长风的身影,林雪儿美眸瞪大,满脸惊容。

而一旁的林红玉同样惊得小嘴张大。

“你干什么,竟然敢抢夺妖丹,这可是坤宇哥哥拼命得到的。”

黑纱眼镜妹粉嫩姿态极其动人

林红玉猛然站起,呵斥着萧长风。

她害怕白蛟。

却不怕萧长风。

毕竟白蛟乃是狰狞的妖兽,杀人如麻。

而萧长风只是一个看起来柔弱可欺的少年。

更是只有地武境的实力。

这对她来说,毫无威胁。

“聒噪!”

萧长风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旋即并指如剑,当空一划。

唰!

十米长的淡金色剑芒呼啸而出。

这剑芒凝若实质,有剑鸣声响起。

直接划破空气,如同闪电一闪,迅速的斩向林红玉。

“你敢!”

林红玉满脸怒色,浑身灵气涌动。

顿时手中浮现一杆星光之箭。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赶紧将妖丹交出来!”

林红玉低喝一声,手中星光之箭直接飞出。

咔嚓!

然而星光之箭只是一个触碰,便是直接被斩成两截。

随后剑芒去势不减。

悍然斩在了林红玉的身上。

林红玉之前早已被心神碎裂,此时情急之下,根本发挥不出部实力。

“啊!”

惨叫声从她口中传出。

一道巨大的伤口浮现,鲜血殷红,林红玉直接受伤倒地。

区区林红玉,根本不是萧长风的对手。

唰!

不过就在此时。

一道巨大的黑影从天而降,掀起一阵劲风。

宛若泰山压顶一般,要将一切都毁灭。

“萧大哥小心!”

林雪儿神色大惊,急忙提醒。

轰隆!

黑影落下,将萧长风所在之地直接轰碎。

整个山峰,化作无数碎石,铺天盖地向外喷发而去。

地动山摇,天地震撼,一朵小型的蘑菇云凭空升起。

“萧大哥!”

见此一幕,林雪儿美眸泛着泪花,神色悲意。

“好,死的好!”

一旁的林红玉倒在地上,但双瞳之中,却是恨意难消。

嗖!

一道淡金色的身影,从碎石中冲天而起。

刚才那强悍的一击,竟然没有对他造成丝毫的伤势。

“不,这不可能,他只是一个地武境的炼药师,怎么可能挡得住白蛟一击呢!”

林红玉目露骇然,不敢置信。

“人类,还我妖丹!”

白蛟庞大的身躯挣扎着,飞沙走石。

一双冷酷的双瞳中,更是充满了疯狂的杀意。

妖丹绝不能有失。

否则以他目前重伤的状态,必然会因此而死。

只有妖丹,才能保住他一条性命。

唰!

白蛟巨大的尾巴再次舞动,如同巨灵神挥舞擎天棒一般,向着萧长风狠狠的抽去。

此刻萧长风踏空而立,双瞳淡漠。

“搬山印!”

他伸手一挥,直接取出了搬山印。

刹那间搬山印迎风见长,化作了十八米大小。

轰隆!

搬山印向着白蛟的巨尾而去。

瞬间在半空中炸响。

轰鸣震天。

“万丈巨浪!”

白蛟低吼一声,浑身妖气沸腾。

只见白蛟河内,滚滚河水冲天而起,向着萧长风拍击而下。

“控水!”

然而白蛟的控水之力,又怎么比得上司水之神的玄武。

河水还未靠近萧长风,便是轰然坠落。

“杀!”

白蛟挣扎起身,拖着差点被斩成两段的身躯,重新化作白色闪电,向着萧长风杀去。

他锋利的蛟爪,足以轻松撕碎巨石。

之前三大圣地的天骄,大部分都死于蛟爪之下。

此时他要将萧长风的脑袋抓爆。

将自己的妖丹重新夺回来。

轰隆!

蛟爪落下,将一座山峰的山头直接抓碎。

然而萧长风的速度却是更快,直接避过了。

“杀!”

白蛟继续催动不多的力量,向着萧长风追杀而去。

此时此刻,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己正在迅速虚弱。

但他没有办法。

如果抢不回妖丹,他同样要死。

此时他只是饮鸩止渴罢了。

轰隆隆!

四周的山峰崩塌碎裂,山石轰鸣。

然而萧长风的速度,何等之快,再加上游龙惊鸿步。

白蛟看似声势浩大,但根本打不中萧长风。

渐渐的,他的速度越来越慢。

气息也越来越虚弱。

而此时。

萧长风终于停下了。

“虽然不是凝婴果,但如此妖丹,也算是不错的至宝。”

萧长风伸手,从储物戒内取出了五行法剑。

他本只想寻觅凝婴果。

不过既然遇上了。

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么一头白蛟。

“他在干什么,他不会是想斩杀这头白蛟吧!”

看到萧长风手握五行法剑,主动向着白蛟飞去。

林红玉惊呼而出,不敢置信。

那么多人都杀不死白蛟。

反而死伤惨重。

哪怕现在他受了重伤,但也不是区区一个地武境能够抗衡的啊。

一旁的林雪儿虽然目露担忧。

但却没有怀疑。

毕竟她曾亲眼见过白斑毒蛛死在萧长风的手中。

“剑起!”

萧长风没有理会他人,五行法剑在他手中紧握。

澎湃的白虎灵气涌入其中。

刹那间五行法剑上绽放出淡金色的灵光。

充满了锋利,不朽,金刚的气息。

“不好!”

感受到五行法剑上恐怖的剑气。

白蛟心中大惊,身的鳞片都倒竖了起来,就如同炸毛的猫咪。

嗖!

此时白蛟的心中浮现出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什么妖丹、什么人类。

他只想苟延残喘,逃离此地,获得一线生机。

顿时他便是向着白蛟河逃去。

然而萧长风却是神色不变。

他手握五行法剑,浑身气息如不朽金刚,似修罗白虎。

“御剑术!”

萧长风伸手一挥。

顿时五行法剑直接脱手飞出。

没有什么能形容这一剑的锋芒!

这一剑斩出,仿佛连天地都能劈成两段,无数人的瞳孔中,只有一道通天彻地的金色光线。

这道金线如长刀断水一般,轻易追上了白蛟,而且直接斩过了白蛟的头颅。

白蛟三百年修炼而成,巨型水桶粗细的蛟躯,以及如钢铁般坚硬的鳞片,在金光之下如同纸糊一般,被刀切豆腐一划而过。

“嘶呀!”

白蛟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它的蛟首随着长剑斩过而滑落,一股血泉从中喷出,伤口平滑如境。

轰隆隆!

蛟首和三百米大小的蛟躯轰然从天上砸下,落在河边,惊起冲天水浪。

这一刻。

萧长风踏空而行,剑斩蛟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