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巨舰的计划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与此同时,以天雅仙子为主导的大周天机殿也发现了一些与以往稍有不同之事。

在各地发生的光网事件近段时间消声匿迹,但那些失踪的修士也一个不见回来,各地修真界的纷争仍在持续…

鬼道子似乎也不见了,但其他鬼道之人却方兴未艾,频频作乱,引发各地打鬼狂潮…

李运则从天雅仙子和星算子等人的视野中彻底消失,让他们对此忧心忡忡。

好在看到清元门和明空子象没事一样,所以,他们一直保持监控状态。

只是,作为天紫级的人物,其信息无法得到及时的更新,让他们感到一股极大的压力,毕竟,那些关心李运动向的人会给天机殿持续施加压力。

“有什么办法可以知道李运最近的情况?”

天雅仙子召集天机殿众人,展开了讨论。

“大人,从现在的情况看来,自从上次李运舰队被我们发现以后,他就将所有舰队都收起来了,不再有所动作!想要探知他的近况,恐怕不是那么容易了!”星算子叹道。

天雅点点头,说道:“如果他真的是躲起来不行动,我们还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发现他!不过,让我奇怪的是,以我们天机殿的网络,怎么可能找不到他?要知道,有大人的神识在此,我们可以借助界树的力量来查找,但至今依旧是一无所获!”

华平叹道:“大人有所不知,李运不仅有极强的破案能力,还有极强的反追踪能力,轻易是无法锁定他的行踪的!”

黄色围巾女孩穿米色大衣拉萨旅拍图片

“属下想到一事,也许能让李运出现!”一旁的沈会忽道。

“哦?快说说!”天雅仙子眼睛一亮。

“现在离大商新一届的揽月大赛不足一年的时间,届时大商以及下辖各个三级修真区都会派顶尖筑基修士前去参赛!清元门自然也不例外。”

“顶尖筑基?!”天雅仙子一怔。

“不错!李运上次在大夏参加的摘星大赛时还在塑脉期,现在四年多过去,他的修为肯定来到筑基期,以他的能力,参加揽月大赛不在话下!”沈会大声道。

华平和陈仁一听,脸上不禁露出喜色。

天雅仙子与星算子对视一眼,叹道:“你们不知,上次我见过李运,他的修为已是金丹三层巅峰了!”

“什么?!”三人惊叫一声,感觉不好了!

这个信息他们还不知道,难怪一听之下,整个人都快懵住。

以李运的年纪,此时才十九岁,一名十九岁的金丹三层,足以惊世骇俗!

要知道,象盈极、杨谦、古布衣、蒋英、綦仞这些天才,年纪都比李运要大三四岁,但修为均在筑基期,还没有人能进入金丹。

可以说,李运已经在这群人中脱颖而出,不知蹿升到多高了!

“天哪!这么说来,他可以连十年后大周的射日大赛也不会去参加了!!!”沈会惊叹道。

“那是肯定的!这些低级别的比赛,对他来说毫无意义!”天雅仙子哼道。

华平思索道:“虽然他本身不会去参加,但是,清元门会参加啊!此事对清元门来说可是极为重要之事,以李运的身份,只怕他也会出现在那里,为清元门的选手支招吧?”

“这…反正死马当做活马医,清元门可有什么选手能去参加的?”天雅仙子叹道。

沈会立刻说道:“有的!”

他立刻翻出清元门的资料,点出了几人,正是紫绮、楚南、章绣、弦月、花繁、叶茂、纤纤、蔡盛、陈坚、许枫、花茹芸、任愚这些人。

“这么多?!”星算子微怔。

一般来说,无论是哪个级别,一个宗门能出一两个顶尖选手就不错了,但沈会一下子就点出十二名出来,这让见惯了世面的星算子也感到有点惊讶了。

“大人,其实清元门还不止这些人能参加,在我们的观察中,其中还有不少筑基修士具备顶尖实力,而且,这些人的实力都是在这几年中突飞猛进的!”沈会解释道。

“哦?这倒是一个奇特的现象!”星算子眼睛一亮。

天雅仙子若有所悟,点头道:“不错!此事定然与李运脱不了干系!从清元门前后的惊人变化中,中间的因素就是李运的出现,正是李运的出现,才让整个清元门发生出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不仅已成为一个高端商品集散地,而且人才辈出,土真子已成为元婴,金丹一个一个地出现,连筑基弟子的实力也飚升到如此境地…”

“大人,其实我们只需精心研究清元门的事情,就足以看出李运的能力了!”星算子说道。

天雅赞道:“有道理!先前我们只是将注意力完放在李运一个人的身上,其实,他之所以引人注目,更重要的正是他所做出来的这些事情!如果我们能够将他如何对清元门点石成金的现象搞清楚,就足以让人都来买他的信息了!”

“大人言之有理!”众人纷纷赞同道。

几人精神一振,马上围绕着这个中心,开始研究起来…

没过多久,天机殿就面转变策略,派出人员到清元门来,针对清元门的各个变化进行仔细地研究,信息开始大量地汇集到天雅仙子和星算子手中。

以两人的能力,这些新的信息与以往的信息逐一对照,让他们大大震惊了。

一个宗门,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脱胎换骨到如此程度,他们可以说从未见过。

而这些变化,几乎都存在着李运的影子,他的每一个思路,每一个行动,每一个产品,都体现了他令人称奇的能力,以及无比缜密的计算和预测。

这种情况,让来自天机神域的两人都感到望尘莫及!

“天哪!他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怎么这么小就能达到如此高的程度?!”天雅仙子惊叫道。

“大人,我想到了一事!”星算子说道。

“何事?”

“我每次想为李运卜卦之时,总是连投骰子都没能投成功,这会是什么原因?”星算子奇道。

“哦?这个情况似乎在李运的信息中看到过,我也有些纳闷,难道你没有和星尊说过此事吗?”

星算子道:“信息中只是说没算出来,但并没有具体到是在最初的投骰子时就已失败!”

“原来如此!此事并不简单,以你的水平,不该出现这种情况。如果数次均是这样,其中必有缘故!”天雅仙子断然道。

星算子一听,又重新拿出卜卦工具,想为李运算算,看看他现在躲在哪里。

经过一番令人眼花缭乱的操控之后,星算子开始投骰子,结果,让他和天雅仙子目瞪口呆地是,每一次都未能成功地投出一阴一阳的好卦。

如此令人悲催的结果,让两人心头无比地震惊!

“不行,此事必须马上详告星尊!”天雅仙子说道。

“大人,还是稍等一下,等我们把清元门的情况都搞清楚,一起上报,可能会让星尊大人更容易判断。”星算子建议道。

“也好!那就尽快调查吧!”

两人亲自出动,来到清元门中。

……

天雅的连番举动,自然落入小星的监控中。

把这情况和李运说了一下,李运本不在意,因为,清元门的情况早已被无数人调查了无数回,恐怕再怎么查也查不出什么,毕竟自己早已做了极为周密地预防措施。

不过,听到星算子之言后,他也对此产生了兴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星算子无法投骰子成功?

对这一现象,他心中早有猜想,那就是自己的灵魂其实是来自前宇宙,并不属于玄灵大陆这方世界。

但是,星尊又会对此作出何种解释呢?

他也是满怀兴趣地等着看此结果。

而从沈会等人的话中,他也知道了原来本届揽月大赛即将举行,不知清元门对此可有准备。

小星说道:“大人,土真子等人的确是有所准备的,因为上次风清源就曾亲自到清元门中提醒过他,当时的人选只是大人一个人,但现在,很明显大人是不会去参加的,不过,纤纤和紫绮等人在大人的帮助下,实力却上来了,她们虽然只是在筑基中前期,但战力却极为可观,如果在近期再强化一下,媲美顶尖筑基也是没问题的!”

“呵呵,不错,有道果的帮助,想不进步都难,更何况他们本身的资质就很好。不过,纤纤现在能够公开露面吗?”李运狐疑道。

先前由于南越皇室血脉的问题,导致纤纤和盈极均被各自宗门秘藏起来,虽然现在风声稍小,但是,说不定还会有人注意这个问题。

“大人,现在明空子已经暴露在人前,以前想捉拿纤纤的庆弘和香云仙子等人自然不会再出手,而且,这些大周化神均与大人的关系不错,想来是不会再为难纤纤的。但盈极嘛,可能就够呛!”小星分析道。

“盈极?也对,捉住盈极还可以让他作种子,繁衍更多高级血脉后代…”李运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