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恐怖?”赵龙眉头紧皱,双眼直翻的看着刘知水。

他只是一个粗人,根本听不懂什么叫大恐怖,刘知水只好换了个通俗易通的名词。

“命!”

“命?”

刘知水点头说道:“龙哥,你身为赵家村的族长,你应该听说过“命”这个说法吧。”

“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说的正是这个“命”。”

“一个人有命,一头动物有命,一朵花,即便是一块山石也有命。”

刘知水所说的命,即是常人口中命数,只不过他为了让赵龙听的更加浅显易懂,所以才说的这么详细。

赵龙是赵家村的村长,他在儿时经常听村里的老人说起“命”。

说有的男人天生就是发财是命,而有的女儿天生就是克夫的命,听刘知水这么形容,赵龙现在听来倒明白的多。

可这跟林初雪怀孕跟命又有什么关系?

赵龙面额凝重的说道:“刘老,我现在明白了你所说的命是什么意思了,可是这与初雪怀孕有什么关系?”

游泳池看到很靓很可爱的小萝莉

刘知水笑呵呵的说道:“因为我已经尽力了,龙哥,那支山槮应该是足份的吧?”

赵龙点了点头:“王家的这只山槮来自远东,事后我关问过王家山槮来历,而且我也曾找药店的人鉴定过,确实是上上品。”

普通的山槮分为上,中,下三个等级,但到了百年山槮的程度,从药效来区别,却分为了六个等级。

上上,上中,上下…….

沈七夜将林初雪母子的生命安托付给自己,这一支保命的山槮,不光刘知水自己鉴定过,赵龙当然要负责。

为此赵龙请了东海的好几老药头都鉴定过,确实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上上品的三百年山槮,这点毋庸置疑。

“那龙哥可信得过我刘家的医术?”刘知水笑呵呵的在问道。

“那是自然信的过。”赵龙点头的弧度比前次还大。

刘知水是乌华中医院的老院长,祖传的招牌,世世代代都生活在乌华,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

他若没有过硬的医术,把林初雪与孩子弄出点好歹来,那他家都不要命了,谁会在这种问题上开玩笑。

见到赵龙的信任,刘知水这才抛出了自己推断。

“既然药没有问题,我刘某人的医术也没有问题,而且沈夫人这一段时间,休养的极好,但胎儿还是出现了早产的迹象,这不是命是什么?”刘知水一脸笃定的说道。

如果换成普通的医生,根本不可能在三个月的时间,发现林初雪有早产的迹象。

普通的医生即便是借助仪器,也要在五个月以后才会发现,这足以说明刘家祖传的妇科医术,有多么的逆天了。

“那难道这一次的早产,不能用药物调理过来吗?”赵龙却还是有些不信邪。

“可以。”刘知水极快的回复道。

“那就好,那就好…..”

赵龙刚长吁了一口冷气,但刘知水的下一句话,却让赵龙整个人毛骨悚然起来。

“不过,龙哥没有听说过老一辈子的一句话吗,躲得过初一,还能躲得过十五吗?”

“这一次是早产,那孩子明年出生后,就不会发生意外?”

“走水,失火,车祸,电击…….老天要你三更四,阎王不敢留你到五更。”

“龙哥,这已经不是早产不早产的问题了,而是老天爷想要沈先生这一双儿女的命啊!”

轰!

赵龙直接被刘知水这番话吓的脑子都快炸了,老天爷要林初雪肚子里孩子的命?

走水,失火,车祸?

谁敢能保证,这些事情不会发生在自己头上?

而林初雪龙凤胎出现的早产征兆,是在药物,医术,母体都没有出现任何意外的情况下出现,这就是命,是老天爷想要那一对龙凤胎的命!

“刘老,那,那现在该怎么办?”赵龙都有些被刘知水给说慌了。

沈七夜已经把林初雪托付给他,可他也防不了这个命数啊!

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么赵龙好不令色,可现在遇见的问题,是根本用钱解决不了的问题。

刘老也陷入了沉思,期间茶水与果盘上来,两人根本就没有动手的心思,赵龙是受沈七夜的委托照顾林初雪母子,而刘知水是林家的家庭医生,若是林初雪母女出现一丝意外,他也难逃其咎。

“这样,我们不把这个消息告诉沈先生,先找一个风水先生来林家看看风水在说。”足足十分钟过后,刘知水当机立断的说道。

赵龙有些犹豫,说道:“刘老,这样合适吗?”

“沈先生去寒国是不是有要事,这种事情告诉沈先生又有何意义,说不定这一次早产的迹象,只是林家的风水有问题,才动了胎气呢?”

“我觉得我们找几个有威望的风水大师,给沈夫人与孩子推理下命格,看看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在告诉沈七夜,在合适不过。”

“龙哥,你觉得呢?”刘知水说道。

赵龙犹豫了半天,确实这些事情告诉了沈七夜也无用,如果是敌人,大不了杀了便是,可是命这个东西,看不见也摸不着,沈七夜也不可能逆天改命吧?

在说了,刘知水也说这一次只是有早产的迹象,还能逆转。

如果只是林家的风水有问题导致的,那到头来只是虚惊一场,何必让沈七夜多增烦恼?

“好,那我们分头行动,不要怕花钱,一定要找到最好的大师到林家算命。”赵龙面色无比凝重的看着刘知水叮嘱道。

刘知水也不是那种拖泥带水的人,拍案应道:“好,正好我认识一位高人,我们现在就分头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