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婴级别的妖修,段辰也是头一次见,更别提对方还是位女子。

而另一边,朝暮雪似乎没有想到事到如今,段辰竟然还如此镇定自若,甚至不答反问,黛眉不由微微一皱,心中隐隐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段辰擅闯总坛禁地,已是犯了死罪,我如今对他出手,也算师出有名,就算他真和半妖老祖有什么关系,我也无惧。”朝暮雪美眸微眯,神色骤然转冷,同时体内妖力运转开来,就要动手。

然而就在此时,远处的夜空中突然碧光一闪,一大一小两道人影随即飞闪而至,出现在半空中。

与此同时,一道银铃般的声音凭空响起:“咦,你不是段辰哥哥,可是你身上怎么会有我的气息?”

段辰一听到这个有些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先是一愣,随即转头朝那两道人影看去。

只见出现在半空中的两道人影,一个是须发皆白,身上穿着藤甲的树人族老者,另一个则是身着粉红长裙,一脸天真无邪的俏丽少女。

只见少女望着段辰的大眼充满了疑惑之色,似乎有些奇怪自己当初送给段辰的本命柳枝气息,为何会出现在眼前这个带着兔子面具的人族身上。

“你是……月儿?”段辰盯着少女看了许久,才从其眉眼中认出眼前这个少女,赫然是他当年在南阳村救下的那个小柳妖,心中不由一阵惊喜。

不过他很快便想起现在的局势,脸色微微一变的传音道:“月儿,是我,不过我现在用的是陆离这个名字,段辰这个名字暂时还不能暴露,你可要记得替我保密。”

然而他话音未落,伴随着一阵香风扑鼻而至,其怀中已经多了一具柔若无骨的娇躯。

周围众人看到这一幕,皆眉头微不可察的轻轻一皱,尤其是那须发皆白的树人族老者,一双浑浊的双眼瞬间精光暴绽,几欲喷火,恨不得直接上去拉开两人。

清纯丸子头美女浪漫私房吊带红裙冷艳萝莉图片

“陆离哥哥,你怎么现在才来,月儿等你好久了。”

柳月儿抱着段辰,仰头望着他说道:“方才我在寝宫察觉到我当初送给你的本命柳枝气息出现,我还担心是我感应出错了,没想到真的是你来了。”

段辰略显尴尬的将柳月儿稍稍推开几分,笑道:“我毕竟是人族出身,就算已经修炼到了金丹之境,但要来这东域,也不是想来就能来的。”

柳月儿闻言,这才想起东域乃是妖族的天下,段辰一个人族要来东域,确实没有那么容易,当下不由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

跟着她目光一转,看向周围,目光先是落在朝暮雪身上,停留了片刻之后,又飞快扫过站在远处观望的祝炎妖王和蓬莱仙姥三人,口中淡淡道:

“陆离哥哥当初救过我的命,我不管你们和他有什么过节,从今天开始,谁也不许动陆离哥哥一根汗毛,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此话一出,场中众人脸色皆不约而同一变,唯独那树人族老者眼中飞快闪过一抹恍然之色,看向段辰的目光顿时略显柔和

了许多。

这时,只见朝暮雪主动上前一步,欠身道:“阁下是月儿公主吧,此人擅闯本会总坛,罪不可恕,还请月儿公主将其交给我们妖神会处置。”

“青木爷爷。”柳月儿黛眉微皱,随即看向身旁的树人族老者,目露一丝哀求之色。

“唉,你这丫头。”树人族老者宠溺的摇了摇头,旋即淡声开口道:“朝暮雪,这陆离乃是公主的救命恩人,你就算不看僧面也要看点佛面,而且今日之事,我看也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不如就此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朝暮雪闻言脸色微微一变,但其沉吟片刻后,仍是低着头道:

“青木妖皇明鉴,此人擅闯本会总坛,犯的乃是死罪,这是帝相大人亲自定下的规矩,晚辈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还请青木妖皇莫要为难晚辈。”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而且你拿帝相压我,真的以为这点小伎俩就有用吗?”

青木妖皇冷哼一声,虚空中顿时泛起丝丝涟漪,跟着一股无比可怕的威压陡然降临,笼罩住朝暮雪,令其不由脸色一白的口中闷哼一声。

“这只能算是小惩。”片刻后,青木妖皇收回威压,一脸冷漠道:“记住,别妄想在任何一位妖皇面前耍小心机,那没用。”

朝暮雪闻言只能低头,恭敬行礼道:“妖皇教训得是!”

毕竟……论实力,她区区一个元婴初期妖修,是远不如青木妖皇的,至于地位,那就更远远比不了了。

当然,妖神会有妖神会的规矩,今日她碍于青木妖皇在,只能选择退让,可事后,不管出于何种目的,她都势必都要将此事上禀的。

“老家伙,且先让你得意一会,待我将此事上禀给会中的几位大人,有的是人可以对付得了你。”朝暮雪低头着,心中恨恨道。

“轰隆!”

就在此时,黑夜中忽然传来一阵雷鸣声,紧跟着一股丝毫不弱于青木妖皇的可怕气息突然降临,随后众人便是看到,一道庞大的黑影出现在高空中,跟着周身雷光闪烁,迅速化作人形降落下来。

“雷枭巡察使!”感应到这股可怕气息的突然出现,原本低着头的朝暮雪不惊反喜。

“雷枭皇么?”段辰和柳月儿并肩站在一起,目光微凝的看向那从高空中降落下来的身影。

黑夜中,雷枭皇身形缓缓从天而降,周身笼罩在雷电之中,令他的身影都变得模糊不可见了,唯独其周身弥漫的暗紫色雷电,不断发出噼里啪啦的轰鸣声,散发着可怕的毁灭气息。

段辰能够清晰地感知到,那笼罩在雷枭皇周身的暗紫色雷电,威力无比可怕,以他如今媲美中品法宝的肉身,碰到这暗紫色雷电,恐怕会在瞬间化为飞灰。

“这就是雷枭族的太上长老,帝妖城现任四大巡查使之一的雷枭皇?”

段辰默默道:“这雷枭皇能够担任帝妖城四大巡察使,实力确实强得可怕,那暗紫色雷电散发的气息,给我的感觉和天劫

差不多,似乎我当初渡金丹雷劫时,那雷霆的气息也是如此。”

拿雷枭皇周身弥漫的暗紫色雷电和金丹雷劫相比,段辰只是觉得两者气息如出一辙。

至于威力,那自然是雷枭皇的暗紫色雷电更加可怕无数倍。

“朝暮雪拜见雷枭皇。”就在段辰暗暗打量雷枭皇时,朝暮雪却是一脸恭敬的行礼,同时暗中传音,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快速道明。

而与此同时,站在远处观望的祝炎妖王和蓬莱仙姥等人,也跟着恭敬行礼:“拜见雷枭皇。”

“嗯。”雷枭皇微微点头,跟着目光一转看向场中的青木妖皇,冷声道:“青木妖皇,你的手伸的也未免太长了吧?我们妖神会的事,你也要插一手?”

“雷枭皇。”青木妖皇神色微冷道:“这位小兄弟乃是月儿公主的救命恩人,而朝暮雪却要拿他问罪,我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拿下。”

“你说他是月儿公主的救命恩人?”

雷枭皇目光飞快扫过被青木妖皇护在身后的段辰和柳月儿,冷声道:“好,看在月儿公主的面子上,我可以免去他的死罪,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还请青木妖皇先把人交出来再说。”

“雷枭皇。”青木妖皇脸色微沉道:“我已经说了,此子是公主的救命恩人,你若要强行把人带走,就是在打公主的脸。”

“青木妖皇,我也告诉你,此子我是一定要带走,你若执意横加阻拦,那就是在打我妖神会的脸面。”雷枭皇沉声道,声音仿佛雷鸣炸响。

这一刻,两人针锋相对,谁也不肯退缩。

而同时,段辰隐隐感应到,暗中有无数道视线朝这里看了过来,每一道视线,都给他一种极其沉重的压迫感,至少也是妖王以上的存在。

“轰!”

就在段辰暗自心惊之际,以青木妖皇和雷枭皇为中心,两座无比庞大的灵域陡然释放而开。

刹那间,树影横空,雷海暴动,方圆数十里范围内的虚空疯狂扭曲震颤,伴着种种异象凭空浮现而出。

这是两人间释放的灵域在对抗,不算真正交手,但影响却无比深远。

此时不要说段辰和柳月儿,就是已经达到元婴境界的朝暮雪和祝炎妖王,都感到一阵胆寒,大气也不敢出,生怕被两位妖皇交手的余威波及,死得不明不白。

不过很显然,他们的担心有些多余了。

青木妖皇和雷枭皇两人虽然在释放灵域碰撞,但修为达到他们这个境界,自然可以控制住灵域的力量,不至于波及到旁人。

当然了,这也是两人有意克制的结果,如果是生死搏杀,那就另当别论了。

“雷枭皇,来吧,咱们城外一战。”灵域碰撞过程中,青木妖皇身形陡然拔高,眨眼间便从原地消失。

“正合我意。”雷枭皇见状不由冷哼一声,周身雷光一闪,旋即也从帝妖城内消失不见了。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