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郑灵儿那仓皇离去的样子,龟田佐五的嘴角不由得扬起一丝弧度,用着冰冷地口吻说道:“郑女士,怕是会无法拒绝我的要求,因为在我们整个东岛,没人敢拒绝我龟田佐五,包括也一样,我们会再见面的。”

且说郑灵儿在走出电梯之后,一直感觉背后有一种冰冷的气息,这种气息让郑灵儿感觉非常的不舒服。想着白天羽和大家就在酒店门外等候自己,郑玲爱不由得加快脚步,快速地小跑出去。

当郑灵儿推开酒店大堂房门,正看到大家站在那里。只见郑灵儿不禁深吸一口气,好似自己刚从某个恐惧的边缘跑了回来。

最先感受度郑灵儿的异常就是白天羽,看着郑灵儿有些惊慌失措的样子,白天羽担心郑灵儿发生什么事,连忙快步跑过去道:“灵儿?怎么了?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这么慌慌张张的。”

郑灵儿连忙摇摇头说道:“呼呼,没什么,可能是我自己的错觉,总感觉身后有一种不好的奇怪信息,只是我自己也说不出来究竟是为什么。”

听着郑灵儿的话,白天羽的眉头不禁微皱。虽然郑灵儿不是古武者,只是一个普通人,自身的敏感和觉悟应该不会有太强。而这一次,郑灵儿居然更高感觉到一丝奇怪的气息,就说明对方的气息暴漏的较强,以至于让郑灵儿感觉到一种本能地威胁。

当即,白天羽走上前一步,单手搭在郑灵儿的肩膀上,以便给郑灵儿一种安慰。

同时,白天羽的双眼,也向着郑灵儿身后望去,在透过酒店大堂旋转门的玻璃处,白天羽看到里面,也就是郑灵儿刚才跑出来的通道位置,有一个身形奇怪的家伙,缓缓地走来出来。

而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会场上,让白天羽感觉很不爽的龟田佐五。

当即,白天羽的眼神中,忍不住释放出一股杀意,内心里嘀咕道:“难道是这个家伙?”

“天羽,我们去吃美食吧,我这一会嘴巴特别馋,那边有一家美食,味道应该很不错的。”

就在此时,忽然只听郑灵儿冲着白天羽开口,将自己的思路给打断。

12岁麻花辫浴缸女孩死库水清纯诱人图片

白天羽连忙回过神来,对着郑灵儿微微笑道:“好,这几天也辛苦了,就让我来请们吃饭,想要吃什么就吃什么。”

“出发——”

就这样,因为郑灵儿的打岔,让白天羽暂且放弃继续追踪和观察那个龟田佐五。在白天羽来看,对方给自己的感觉虽然很不好,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次的大会已经结束了。

只要等到今天,或者是明天的时候,这些人就会乘坐飞机离开。如果对方能够乖乖地离开这里,不找什么麻烦的话,那自己也就没有和对方发生争执和摩擦的必要了。

中午,一行人吃饱喝足后,并没有返回酒店,而是在附近的游览区游逛着,一男三女可以说是组成了一个小型的俊男靓女团队。尤其是三个美女的团队,每一个美女都具备不同的特色特征,简直是最亮丽的风景线,吸引着无数人。

一直玩到很晚的时候,白天羽一行四人才吃过饭返回酒店。因为之前白天羽开的一个房间,而且郑灵儿的房间也没有退房,所以四人就分为两组开始休息。

考虑到安全起见,郑灵儿和许梦瑶一个房间,白天羽则和唐语嫣一个房间。双方的房间不在一个楼层,但也是上下楼,距离并不远。

以许梦瑶的能力,保护郑灵儿可以说说绰绰有余。只要这边稍有异常和举动,就可以第一时间联系白天羽就行援助。

深夜入眠之际,白天羽难得和唐语嫣单独在一个房间里。好不容易抓住这个机会,白天羽就打算好好地使坏,将自己的心情好好的展现一下。

看到白天羽不断使坏的样子,唐语嫣忍不住脸红,咬着红唇羞涩道:“个坏蛋,不要太过得意,难道就不担心,一会灵儿和梦瑶她们会突然找上门来吗?万一,让她们发现的话,那我们要如何解释和面对啊。”

面对唐语嫣那害羞的样子,白天羽当即笑道:“嘿嘿,有什么好解释的。就算被她们给撞见的话,该怎么面对就怎么面对。反正她们也不是傻子,又不是没有经历过这些男女情感之事。”

“个坏蛋——”

“嗨,梦瑶,能不能给我分享一下,和白天羽联手创业的经验啊。我感觉们真的很厉害,们两人以自己独特的眼光和头脑,居然能够一举将珠宝公司跻身于世界奢侈品牌之列,我简直是太崇拜了。”

在郑灵儿的房间里,两大美女一起先后冲澡洗漱之后。两人就这样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进行闲聊着,都是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忽然,郑灵儿忍不住对着许梦瑶开口问道。

许梦瑶笑着开口树洞:“其实我并没有帮上什么忙,这一切都是天羽自己做的。之前我也和一样,承接父亲的产业,当时公司都快要倒闭了,还欠了不少的钱,是天羽帮助了我。”

“让我赚了一大笔,偿还了债务后,又跟我进行合作,将我的产业引入正轨。后来也知道,这个家伙长得还不错,而且一副谦谦有礼的样子,让人又恨又气得牙齿痒痒,根本就拿他没有办法。”

听着许梦瑶的话,郑灵儿忍不住微微笑出声道:“是说,爱上他的感觉吧。我十分清楚,也很明白这样的感觉。我和的遭遇虽然不同,但是经过大致一样。还好吧,我对他只有感激和爱意,没有那种又气又恨的样子。”

许梦瑶点了点头说道:“后来,他做什么生意都叫上我。先是珠宝,然后是服装和小饰品。只不过后来在去京城比赛的时候,没有想到他认祖归宗了。”

“在承接了京城白家产业,那事业就变得一下庞大起来。我也只是在他身边做个副手,尽可能的帮助他处理一些要务。毕竟他一个人身兼多职,真的是太忙碌,我也有些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