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灵,是盘龙蕴含的龙之力,继而也是龙之力孕育而出的,它拥有着自主意识,也可以理解为盘龙的剑灵!”九头龙解释道。

“那您又是从何而来?”张逸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我原本存在阴阳古玉中,只待有一天能够被唤醒,而,就是唤醒我的人。”

“等等,我唤醒是啥意思?”

“可以将唤醒理解为解开了我的封印——”

闻言,张逸眉头已经拧成了一团。

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大师兄青元子解开的封印,从而让九头龙盘踞在他身体上?

除了这个,他还真的想不出其他的理由。

“如今,借助雷龙劫开启了神识空间,接下来,盘膝入定,待脱胎换骨吧!”九头龙又继续说道。

“脱胎换骨?”

张逸脸上的表情一僵,没好气的哼道:“这好像不是我的雷劫吧?”

“这不是的雷劫,可进入了雷劫中。”九头龙淡淡看了他,解释道:“想要武道有所进步,就按照我的话来做,保证苏醒之日,便是脱胎换骨之日!”

炎热夏日清凉妹子居家生活在

能让他的武道修为有所进步?

这个诱惑让他没法忍心拒绝,可惜,他如今只担忧莫水凝那妮子的安危。

张逸双拳紧握,沉声问道:“我现在只想离开这里,告诉我,我要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

“雷劫的力量太恐怖,现在出去就是送死,我能帮吊最后一口气,已经倾尽全力了。”

“那我需要怎么做?”

张逸吓得浑身都哆嗦了一下,磕磕巴巴的问道。

“盘膝入定,吸收雷劫的力量,从而脱胎换骨!”

“希望不要骗我吧!”

张逸思来想去,他如今只能按照九头龙的话来做了。

而且,单凭他自己的力量,是根本没法离开这片神识空间的。

——

与此同时。

就在众人惊骇注视着雷云景象之际,云层中的雷龙突然溃散开来,渐渐地消散在这片天地间。

“怎么回事?”

见到这一幕,韩诗涵眉头紧蹙起来,一双小手也因为紧张而搅在了一起。

穆震阳一阵皱眉,沉声道:“雷云开始消散,说明雷劫已经过去了。”

“他们成功了?”韩诗涵忍不住问道。

穆震阳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轰隆隆——

随着雷龙的消失,云层中开始电闪雷鸣,最后下起了倾盆大雨。

韩诗涵任由雨水落在脸上,她的目光却依旧死死盯着云层里的景象。

然而——

云层里除了电闪雷鸣,压根见不到任何的人影。

穆震阳眉头皱得老高,自言自语道:“难不成,失败了?”

呼——

突然间,一道人影从云层中坠落而下。

“那是——”

韩诗涵看到这一幕,俏脸上的惊喜难以掩饰。

穆震阳一阵大喝:“快接住他,他这样掉下来会摔死的!”

短暂的呆滞,韩诗涵立即回过神来,她双脚往地上狠狠一瞪,整个人冲向了从空中坠落而下的身影。

她就像是一枚出膛的炮弹般,瞬间出现在了张逸的身边,她眼疾手快的抱住了张逸。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韩诗涵抱着张逸脚踩虚空徐徐落下。

“臭小子,快醒醒!”韩诗涵用手拍着他的脸。

只是,不管她如何拍,都拍不醒张逸。

穆震阳却抬起头来,低声喃喃道:“莫前辈呢?难不成,她渡劫失败了?”

“们快看,又有东西掉下来了!”

突然间,广场上的人群一阵骚动,指着天空上大喊一声。

下一瞬间,一道火光从苍穹上快速坠落,只听轰的一声,那道火光落在了韩诗涵的面前。

咻——

火光消失,呈现出盘龙的样子。

韩诗涵没法叫醒张逸,她抬眼看向穆震阳,沉声道:“穆族长,那丫头渡劫失败了?”

穆震阳苦笑了一声,道:“她如今还没从云层里出来,恐怕还真有可能!”

随着时间的推移,雷云中的雷声开始逐渐消失,最后甚至连雷云都飘散。

雷云的消失,天空变得晴朗起来。

可惜,他们依旧没能见到莫水凝的身影。

穆震阳轻叹了一声,苦笑道:“莫前辈,看起来渡劫真的失败了!”

闻言,韩诗涵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韩诗涵低头看了怀中张逸一眼,心说臭小子如果知道莫水凝渡劫失败,会不会伤心得要死?

一时间,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觉得一阵心有余悸。

雷劫消失,渡劫失败!

尽管渡劫失败,能让他们见到这种惊天动地的雷劫,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不仅随着雷劫的消失,甚至连穆家外面的打斗声也停止了下来。

穆家的婚礼,演变成雷劫,是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

然而——

待他们离开穆家的时候,在穆家外围见到了满地的尸体,简直如同人间地狱。

他们都清楚,这里刚才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紧接着,穆家开始收拾残局,驱散了来参加婚礼的所有人。

今日的所见所闻,肯定能让在场每一个人口口相传。

——

一间充满古朴味道的房间内。

房间内点着一根根蜡烛,透着一种诡异的光芒,床榻上的张逸传来有规律的呼吸声。

雷劫过后,张逸整整在床上躺了整整五天,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

在这五天的时间里,他身上隐隐涌现出一股混沌的气息,武道修为正在突飞猛进。

忽然,张逸眉头紧蹙起来,双眸也渐渐的睁开来。

呼——

张逸深吸一口气,他僵硬的从床上坐起,眸子茫然看向四周的环境。

嘎吱!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人给推开。

紧接着,秦漫彤端着一碗汤药出现在门口。

下一瞬间,她见到坐在床上的张逸,整个人都傻掉了。

“老婆——”

张逸张张嘴,声音嘶哑的叫了一句。

他这一出口,声音嘶哑而透着一种古韵,更带着一种沧桑的味道。

麻蛋的!

我的声音怎么变样了——

“老婆?不会傻掉了吧?”

见到秦漫彤傻乎乎的站在门口,张逸贱兮兮的喊道。

“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秦漫彤双目呆滞的放下了那碗汤药,她揉了揉双眼,可眼前的画面依旧还在。

张逸一阵无语,没好气的说道:“掐掐自己,看看会不会疼?”

可接下来——

秦漫彤还真用手掐了一下,可不是掐自己,而是伸出手掐张逸的手臂。

“啊!干嘛啊?”

张逸龇牙咧嘴的惨叫一声,疼得脑门都冒了冷汗。

“我……我真的不是做梦!”

听到张逸的惨叫声,秦漫彤这才渐渐的回过神来,惊喜的叫了一声。

张逸揉了揉被掐的位置,已经忍不住的问道:“老婆,水凝那丫头呢?”

“这——”

闻言,秦漫彤顿时哑口无言,半天都蹦不出一句话来。

张逸心中一急,大声道:“快告诉我!”

“她……渡劫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