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玄影的惩罚结果一出,整个三等区域都爆炸了,豹堂和那数百弟子都惊呼了起来。

“不公平,玄影和龙堂交好,这样的惩罚,和直接杀了云逸有什么区别。

“没错,缩小云逸的功劳,放大云逸的罪,看起来合情合理,实际上是有意为之。”

“还看不出来吗?根本就没有打算放过云逸,关键时候,执法堂也是不公平的。

………

群情激愤,但玄影说出来的话,也是让人找不出半点毛病来,有理有据,一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直接给云逸定了废除的惩罚。

更重要的是,玄影代表着执法堂,是炎武家族执法的最高处,他有权力做出这样的决定,无人可以反驳。

执法堂的定论一旦下了,除非族长出面,没有人可以改变,这就是执法堂的权力。

“玄长老,废掉云逸这样的小事,不劳长老亲自出手,弟子可以代劳。”

萧凡笑道。

“恩,你来执行吧,谁若阻拦,以罪论处。”

红衣女孩青涩的样子

玄影一脸冷漠的说道。

云逸站在人群中,拳头握的咔咔响,今日所发生的一切,让他真正见识到了真么叫做丑陋的嘴脸,让他更加明白这个世界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实力为尊,没有强大的实力,你永远只是蝼蚁,任人踩踏。

变强的欲.望在云逸心底更加强烈,只有真正的强者,才可以践踏规则,才可以制定规则,才可以掌控生死,其他的,一切都是空谈。

“住手。”

萧影空大喝一声,情绪显得有些激动。

“影空长老,你难道要阻挡执法堂执法吗?”

玄鹰冷冷的看向萧影空。

“你们都没有权力处决云逸,炎武家族有资格处决云逸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族长。”

萧影空大声说道。

此话一出,再次掀起一场波澜,就连玄影都愣住了,但是下一刻,很多人都大笑了起来,只觉得萧影空在说一个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话。

莫说一个区区的新弟子,就算是一等弟子犯了错,执法堂也可以直接执法。

“影空长老,你说这话,太搞笑了吧,区区一个支脉过来的弟子,竟然要惊动族长,你当族长是什么。

武长皓嗤笑道。

“你们听好了,我现在要宣布一件事情。”

萧影空气势一震:“如果云逸只是一线天的弟子,自然无法惊动族长,但如果云逸是三灵体呢,试问你们谁有资格在不经过族长允许的情况下废掉一个家族的三灵体天才?你们有这个胆量吗?”

哗……

萧影空的话,直接惊起了惊涛骇浪,萧凡和玄影的脸色顺便变的无比难看起来,无数道身影都落在了云逸的身上,使得云逸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三灵体,我的天,他竟然是三灵体,这是真的假的。”

“放眼整个东荒,只有一个三灵体存在,玄一门的古风,被称之为东荒第一天才,被另外九大势力视为潜在的最大威胁,一个三灵体天才,对于一个势力来说,意义太重大了,那是要被重点培养的存在啊,如果炎武家族出现一个三灵体的话,那是幸事。”

“影空长老说的没错,如果云逸真的三灵体,那能够决定他生死去留的,唯有族长一人,执法堂也不敢轻易废掉一个三灵体,族长怪罪下来,吃不了兜着走。”

“这太劲爆了,一个三灵体的出现,是要惊动整个家族的大事件。”

………

无人不惊,所有人都以为云逸今日要完蛋了,执法堂长老亲自出手,没有人能够救他,三灵体恐怕是要成为云逸唯一的护身符了。

正如萧影空所说,炎武家族有资格处决云逸的,只有族长,但族长会去废掉一个三灵体的天才吗?不当成宝贝就不错了。

“你说他是三灵体,有什么证据?”

萧凡大声说道,神情已经开始变的不自然起来,虽然他在质疑,但他内心其实很清楚,萧影空是不会说谎的,尤其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面说谎。

“云逸,释放你的灵体。”

萧影空看向云逸,眼中充满迫切,云逸是三灵体的事情他本来是没有打算说出来的,他非常看重云逸,想要让云逸从根基而起,靠着自己的天赋一步步走起来。

但今日这样的局面,让萧影空不得不公开了,唯有公开,才可救云逸一命。

云逸点了点头,他心里也很清楚,只有自己释放出三灵体来,才有可能摆脱今日之困境,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一个萧影空,明显保不住自己。

轰……

黑色的气浪从云逸体内冲出,翻滚如潮,整个广场都变的阴冷起来,云逸黑眸闪烁,宛若一尊黑暗中的王者。

下一刻,黑暗之力被云逸收回,变成了无尽的火狼,原本的阴冷,顺便被炽热取代。

“黑暗灵体和火灵体,令人羡慕,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能够释放出第三灵体。”

无数人羡慕,双灵体已经足够令人羡慕的了,如果三灵体的话,的确足以震动整个炎武家族。

云逸拥有黑暗和火双灵体的事情不是什么秘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现在云逸先后释放出了黑暗之力和火之力,人们迫切的目光看向他,想要知道,他的第三灵体,究竟是什么。

云逸收起火之力,木之灵气释放出来,淡青色的木灵力铺散开来,覆盖大半个广场,所有被木之灵气覆盖的弟子,无不觉得心旷神怡,说不出的束缚,就连广场旁边的花草,都开始生猛的成长起来,有一株青草,眨眼之间长高了两倍,让人震撼。

完是一片大地复苏,枯木回春的场景。

“我的天,是木灵体,他的木之灵气,竟然恐怖到这种程度,在他木之灵气的冲刷之下,我只觉得整个人神清气爽,说不出舒服。”

“何止,我在小炎武界受到了一定的伤势,在这木之灵气的作用之下,竟然瞬间恢复了,这简直太神奇了。”

“妖孽啊,这是真正的妖孽,听说他还是一个炼丹高手,支脉大比中炼丹第一名,之前在小炎武界还精通阵法,现在又是三灵体,这样的妖孽天赋,怕是要超过玄一门那个古风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