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宝咬了一口白参,咂巴了两下,眉头就皱了起来,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

顾文就叫了起来:“我R哦,东子,这小子是在嫌弃吗?忒么这是正宗长白山的白参,我爸收在他的密室里,肯定不是假货啊。”

殷东也挺好奇的,从小宝手里拿过白参,他脑子里的神秘贝壳还自带扫描识别功能又开启了,脑中出现跟手里一模一样的人参,也配有图说——无属性,白参:药龄百年。

殷东轻笑一声,捏了一下小宝的鼻子,笑骂道:“小子嘴还挺叼啊!百年的白参,都嫌弃,爸可养不起了,回家跟我老实吃大海蟹去。”

顾文听明白了,不怒反喜:“哦,这小子是嫌白参药龄不足,味道不好,是吧?那先前给他吃的那根白参,是多少年的?”

“五百年的。”殷东随口答了一句,又看王海娇脸色微变,就说:“娇姐,这个事不要对外人说了。”

“我知道的。”王海娇闷闷的说了一声,略有些囧,刚才她还夸口说白参也不是很贵,就给他买呗,还对小宝说等下去街上买,她一年的工资够不够买五百年的人参?

最重要的是百年以上的人参都是有价无市吧?

顾文吹了声口哨,扯了扯小宝的耳朵,说道:“儿子,嫌弃的话,就别吃了,老爸留着还能卖点钱,看以后能不能给换点五百年的老参。”

说着,顾文都笑了,因为五百年的人参,真的是可遇不可求,他其实就是逗小宝玩的。

结果,小宝把手上的白参塞到嘴里咬住,小爪子又从顾文手里的盒子里抓了两根白参,那小眼神分明就是“百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这道理,当我不懂?”,小模样简直萌得一脸血。

顾文哈哈大笑,笑罢,宠溺的说:“儿子啊,老爸买不到五百年的白参,这百年的白参,想吃,老爸还是可以给弄到的。”

甜品店吃点心的清纯美女图片

小宝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把小爪子抓着的白参放回盒子里,又把嘴里的白参咬了一口,嚼吧嚼吧,咽了,再把沾了他口水的白参递到顾文嘴边,谄媚的说:“老耙,吃!”

顾文把手里的白参塞到殷东手里,顺手把小宝拎过来,在他小屁股上拍了两下,笑骂道:“这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小混蛋,现在不喊老子文子了?”

小宝拿小爪子在他腮帮子上轻轻挠着,像是逗大金那条狗一样,奶声奶气的说:“老耙,亲!”

殷东摇头失笑。

吃完早餐后,殷东带着小宝离开了县城,他的车刚进白山镇不久,就看到三婶婆跟王海娟带着孩子匆匆往镇卫生院的方向走,忙按了一下喇叭,大声喊道:“三婶婆,娟子姐,干啥呢?”

“东子?”王海娟看过来,惊喜的叫了一声,赶紧带着三婶婆过来,“快送我们去一下镇卫生院,三个孩子都发高烧了。”

殷东二话不说,等她们上车后,直接拐弯往镇卫生院的方向驰去。

到了卫生院,殷东把车停下,就对三婶婆说:“您老腿脚不方便,跟小宝在车上等会儿,我跟娟子姐带孩子们上去看病。”

三婶婆连声说好,小宝坐在婴儿座里,嚼着白参,也没闹,当然他也明白,这种时候闹是要挨揍的。

殷东抱两个孩子健步如飞的在前头,挂了号,进了儿科急诊室,王海娟都还没到,医生问孩子怎么了,他就说:“说是发高烧了,您给量一量体温吧。”

“说是?”医生是个中年微胖的大婶,脸顿时就沉了下来,严厉的训斥:“年轻人,爸爸不是这么当的,孩子什么时候发的高烧,什么原因引起的,不能一问三不知!”

殷东被训得没脾气,只能陪着笑脸说:“是,是,您说的对,您看可不可以先给检查一下?等下您再教训我?”

“这时候还嬉皮笑脸的!”医生大婶更火大了。

王海娟也在这时候抱着孩子进来了,弱弱的说:“医生,他是我堂弟,刚在路上碰到我,他不清楚情况。我这三个女儿是老大夜里掀了被子着凉,半夜的时候发烧,到了早上的时候,三个都发烧了。”

医生大婶脸色略尴尬,然后就闷声不响的给孩子们做检查去了,初步检查之后,她说:“孩子太小了,都是三十九度的高烧,要住院。”

王海娟一听要住院,脸都煞白了,弱弱的问:“能开了药水,每天来打针么?”

没等医生大婶说话,殷东就斥道:“说啥呢!仨孩子都病成这样,肯定得住院呐!住院费我出,我这个舅舅也不能白当嘛。医生,您给开住院单吧,我去交钱,有什么检查需要做的,您直管开。”

把住院手续办了之后,殷东还帮着请了一个护工给王海娟帮忙,随后说:“娟子姐,三婶婆年纪大了,腿脚也不方便,我就带她回去了,这里要是人手不够,就再请一个护工,钱的事情,不用管,我来出。”

王海娟抹着泪水,哽咽道:“东子,这么帮姐,让姐都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了。”

殷东笑道:“娟子姐,说这话就见外了啊,现在村里的人,就们家跟我最亲了,我不帮帮谁呀!现在有难处,就不要跟我客气。”

“嗯!”王海娟重重的点头。

“那我先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殷东笑着挥挥手走了。

从住院部出来,殷东远远的看到停车的地方有喧哗声传来,还有老人的哭嚎声,顿时一惊,飞奔而去。

等殷东挤开人群进去,发现他那辆路虎车的车门大开,三婶婆倒在车旁的地上嚎啕大哭,而小宝己经不见踪影。

小宝呢?

殷东心头狂跳,恐惧得腿都开始发软了,上前一把抱起三婶婆,颤声问道:“三婶婆,小宝呢?”

三婶婆的头被磕破了,血流出来,渗进眼睛里,看不清殷东,只听到他的声音,嘶声叫道:“东子,快,小宝被抢了,是一个*抢走的!”

“谁抢走了小宝?”殷东震惊太过,不由再问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