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坚持以自身为主力的去解决此事,我是有自家考量的。

‘根骨问题’在梦降事件之后,已经得到大跨越般的改善,不管是道法修行还是古武修炼,都进入了高速通道,只要持之以恒就能逐步增强。

但万万不能因此就翘尾巴,我的处境还是那般的艰险。

最恐怖的就是八大替补游巡竞争。

迄今为止,身份明朗化的只有孟一霜一个,还有六个潜在敌人不知是谁,但用膝盖想也能明白,一定是不次于孟一霜的年轻俊才,这等人物,一个都让人提心吊胆,何况这么多个?

宫重和宁鱼茹话里话外的提点过我多次,总结一下,归纳为几个方面。

首先,替补游巡最初的几年之内,应该是地府预留给替补们的成长时间,这段时期,只要隐蔽得当,比如在令牌上施展幻术之类的手段,那就可以自保,起码和别的替补者遇到时,不会被立马看穿了身份。

但要谨记一点,这段相对平和的时间,按照以往的替补竞赛惯例,并不会持续的太久,三五年可能,六七年也可,之后就是死我活的残酷竞争了!

最终,胜利者只有一个人,其他七名替补一旦失败,就会被阴司规则彻底抹除。

其次,成长期过去后,就是兵戎相见的残酷竞争期了。

到时候,自家的替补游巡身份,会在其他竞争者那里变的明朗化,当然,这一定是阴司在搞鬼,因为,人家没有心情继续等待了,必须要一个结果。

成长期和竞争期的结构,就决定了这事的性质。

缤纷多彩少女

留给我脱离其他替补者视线之外高速成长的时间,不多。

我于零基础的状况下被选为替补游巡,不用说,八大替补之中我最弱。换算一下,竞争开始后,我最早被灭杀的几率超高。

死亡就在前方等待,如此恐怖的未来,迫使我必须抓紧一切时间和机会高速蜕变,变成高手!起码,得在八大替补游巡全部明朗化之时,拥有自保之力吧?

这就决定了我在成长期之内的行动准则。

只要自己还能撑住的,那就自己亲自上,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但相对而言,生死历练之后,只要不死,那就会大踏步的晋升到新境界之中。

为了能够活到最后,我于成长期之时,就得习惯于拼命,而不是依赖于血竹桃、宁鱼茹和宫重等高手的帮助。

换言之,‘野蛮生长’适合我,‘暖房育花’绝对是慢性自杀。

我只能选择前者,如是,王家这件听起来就无比凶险的邪事儿,我带着作为助手的牡丹去即可。

二千金时刻不离我身,但她没有啥攻击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别人或许不清楚我为何坚持以身犯险,但清楚替补游巡竞争内幕的宫重和宁鱼茹一听我的话头,就明白我的打算,也知这样做是利大于弊的。

只不过,我毕竟道行低微,如此行事,有直面死亡的危险,但若是这都没胆量去面对,未来,岂不是很快就会死在孟一霜等替补之手中?

宫重和宁鱼茹迅速交换了几个眼神,这才看向我说:“好,小度,既然将此事当成了难得的历练,那我们当然支持,根骨条件够用了,但还是缺少历练,特别是面临生死险境的历练。”

“哪一个盖世强者,不是从尸山血海走出来的?老夫支持的决定。这样,今晚带着牡丹和二千金去大酒店勘察灵异事件,我们等在家中,隔两个小时,电话联系一次,一旦失联,就说明已经掌控不住状况了,那我们就出发去援救,从这里遁过去不过几分钟罢了,务必坚持住。”

“当然,若是自己就能完美的解决了,那最好不过了,我希望看到的成长,是老夫的记名弟子,出息了,老夫面上也有光彩。”

宫重这般一说,不太放心我的血竹桃本想提反对意见的,但看到形式如此,也就没再多言。

门外,魁伟的熊霹雳大踏步走进来,他方才在外打扫庭院来着。

这厮一边拍着厚实手掌上的灰尘,一边瓮声瓮气的说:“小度,上次和一道去魏都井村,俺都没能帮上什么忙,陷落噩梦之中的时候,俺却大吃大喝的痛快,此刻想来,很是汗颜,这次,还是带上俺一道去那个大酒店吧。”

熊霹雳跃跃欲试的。

“霹雳老兄,我还是坚持只带着牡丹进去,要是放心不下我,不若也跟过去,就潜伏在大酒店外头,要是发现和我失联了,就近采取行动也成。”

我考虑了一下,不想打击熊霹雳的积极心态。

熊霹雳看向蝎妙妙。

母蝎子看了熊妖一眼,缓缓点头。

此事就这般定了下来。

我这一天都在准备之中渡过。

包中多出很多张黄符,其中几张最普通的,是我自己绘制的,剩下的都是通用类黄符,是宫重从外头淘回来的。

这老头的人脉确实厉害,这些黄符是我花钱从宫重那里再度购买过来的,很是高价啊,不过很值得。

除了黄符,也带了些清矍泉水,还有些瓶瓶罐罐的,内中是些针对鬼物邪魅有伤害作用的物质,大都是方士们炼制过的‘驱邪水’,为此,也消耗了一部分的金钱。

白骷、鬼牢、封魂链钩、阿鼻墨剑等法具都塞在皮包之内。

只有游巡令牌藏在始终穿着的防弹衣內襟口袋之中。

红点发糕带了五六枚,补充精力时使用。

自制的纸人傀儡三张,算是我习练傀儡术的成果。

准备的妥当,静等傍晚到来。

十八点半的时候,鬼牢法具里收着二千金和牡丹女鬼,身边跟着兴致很高的熊霹雳,我们出了别墅区,拦了辆计程车,向着市中心的紫淮大酒店而去。

不久后,拉着些隔离条、有数量众多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围着的大酒店出现在眼前,路过的人都下意识的关注,奈何不让接近,也没有报道出来,人们都好奇死了,非常想弄明白莫名封锁的大酒店中发生了什么事儿?为何如临大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