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出屋,看着跪在廊下,一身狼狈的粗使仆妇,当即厉声呵问,“王妈妈,你慌里慌张的这是作甚?奶奶跟前,不兴没规矩。”。

被质问的王妈妈,心里暗骂规矩个屁的规矩!眼看都要大难临头了,还规矩?

说来也是合该她倒霉,明明今日告了假,要出府去探望自己早嫁了的闺女,自己不过是因为贪图府里午膳那一顿饭食,想着带两个好菜去闺女家也体面,不就多耽搁了那么点时间,结果倒好,自己才从府里头的后小门出去,还没来得及没走出十米远,外头就闹哄哄的跑来了一大队的锦衣卫。

那可是能止小儿夜啼的锦衣卫啊!

他们所到之处,哪公哪府能有安生日子过?那些可都是活煞星!

眼睁睁的看着那一队队凶煞神朝着公府而来,王妈妈都顾不得出府,更是顾不得手里提溜着的黄纸包因为自己的紧张害怕而掉落在地。

根本来不及捡,吓破胆子的她,下意识的往回跑,可以说是慌不择路,狼狈异常。

直到自己跑回了府,王妈妈这才反应过来,真真是恨不得赏自己两巴掌!

刚才自己怎么就那么蠢,合该抬脚就往外头跑的呀!居然下意识的往府里来,真是脑子装了屎。

只是现如今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人都进了府,还能怎么办?只能是匆忙的跑回自己当值的院子来报信。

结果倒好,自己明面上的主子还不见自己。

王妈妈下意识的呸了一口,也不搭理香茅了,居然径直起身,大踏步的出了院子,直勾勾的往自己真正的主子,也就是上房世子夫人的院子里去。

倾洒阳光早安少女惬意温暖私房照

其实公府外头锦衣卫围府时,被热的小脸通红的肖雨栖,早就把大里的十娘召给唤了出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消暑啊!

而十娘作为掌控公府内一草一木的百年老鬼,本事自然不差。

府邸外头锦衣卫围府,这样大的动静,十娘她曾经见过一次,那一次,也就是如今乾国公府的前身,那一府邸的人可都是被砍了脑袋的呀!

自己好不容易有了个主人,而且主人的宝贝对自己还有大用处,十娘自然是不会舍弃刚到手的金大腿的。

发现事态严峻,十娘忙就把事情跟肖雨栖禀报。

“主人,大事不好了!你们家被人围了!”。

肖雨栖才到这个世界,对一切都还不了解,哪里知道,家里被围了是毛意思?

以她混迹垃圾星的多年经验,围了她的家,无非就是上门来抢食物的呗。

如此,肖雨栖也急了,“来人有多少?厉不厉害?”,这才是她最关心的。

如果来的人多,她寡不敌众的话,自然是要收罗家里的家当,然后偷偷摸摸跑路,先躲了再说;

如果来着人少,自己能干的过的话,自然是扛着武器就是干,让胆敢欺上门来的小贼一个好看;

十娘看着眼前莫名激动的主人,忙抽着嘴角用阴眼查看,发现外头都是一个个精明强干、孔武有力的锦衣卫,再看看面前小胳膊小腿的小主人,十娘果断回答。

“来人是锦衣卫,皇帝手中的亲卫,不说以一敌十,以一敌五不在话下。看眼下的情景,主人,锦衣卫出动的有点多啊,偌大的国公府,如今被人家围的水泄不通,而且最重要的是,锦衣卫围府,非死即伤!主人,你家大祸临头啦!”。

大祸临头?妈呀,这还得了?当然是收罗家当赶紧逃啊!

肖雨栖二话不说,忙的团团转起来,一边往自己的卧室冲,准备去把自己的屋子先收捡个一干二净,毛都不留,一边还急急吩咐指派十娘。

“你,赶紧的,把这个家里头藏着的金银珠宝,瓜果菜粮统统都给我搬来,我们准备跑路。”。

得到小主人的吩咐,十娘只差没翻白眼。

既嫌弃主人白痴,也生怕惹恼蠢主人,害得自己没了舒适修炼的新家。

不得已,十娘权衡再三,只得弱弱的站在肖雨栖面前,只差没有对着她的涨发肥手指,幽怨的,期期艾艾的,“主人,奴家办不到啊……”。

“靠!你真的办不到?那我要你何用?说好的五鬼搬运术呢啊?你还是不是鬼?”,肖雨栖怒了。

欺负她没读过书吗?

可惜,虽然自己没有进过学院,可是五岁前妈妈也是教过自己读书认字的,而且后来,自己还捡到了一个破旧的幼儿学习机,星际各种语言文字,她也是认识一些会说一些的,而万法大上的远古文字,她也是认得的滴。

自打收了丑鬼,她可是有好好研究这本破书,也是亲眼在上头看到了各种术法,包括可运财物的五鬼搬运术哦。

见自家主人一脸你逗我的愤怒表情,十娘心里苦啊!

不情不愿的,憋憋屈屈的,十娘伸出她那涨发的大手掌比划着,“主人,都说了那是五鬼搬运术,人家就一个鬼!五鬼搬运术要这么多个!主人,你四不四傻?”,让她怎么搬?

忍无可忍,十娘伸出一只大巴掌在肖雨栖面前晃啊晃,其实内心逆流成河……

呜呜呜……真是太难为鬼了!

肖雨栖看着自己手下是怂样,毫不留情面的送了她一个你真废的表情。

小手一挥,“算了,你跟着我,等我把屋子里的宝贝都收光了,你再给我带路。”,大不了自己亲手去收刮。

身为一个会精打细算的能干人,想要日子过得好,家里的一根毛,那都是有用的!

转身回屋,才想一毛不拔的把所有东西都收光,倒霉催的丑鬼又来捣乱。

“主人不可!”。

“这又是为毛?屋子里的东西可都是我的,我的!”糖公鸡肖雨栖瞬间炸毛。

十娘只觉得心更累,果然啊,小崽子主人什么的,最神烦。

可主人是自己选的,她还干不过,还能怎么办?跪着也要供下去啊。

简直生无可恋的十娘,指着一屋子的东西道:

“主人,具手下查探,锦衣卫现在围府不动,必有缘由,如今大黔朝但凡锦衣卫出动,都躲不过抄家下大狱的下场,人锦衣卫都不是傻子,您若是把屋子里的东西都收走了,到时候怕是不好收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