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这样子,是想杀了游正翎?”

瞧着秦风那笑里藏刀的样子,闻人秋月不禁心头一悚,望着秦风的眼神中,涌现出凝重的忌惮之色。

此时,闻人秋月可以清晰感觉到,秦风的气质变了。

前不久,他还是一副玩世不恭、逍遥不羁的模样,可眼下,却仿佛心中怒龙被惊醒了一般,杀意滔天,气势惊人。

这样的秦风,是无比可怕的。

即使闻人秋月严格意义上还没有跟秦风交过手,但她还是能够很清楚的知道,此时此刻的秦风,极其危险。

一念间,血流成河都毫不为过!

“与其说是想杀人,不如说是清算恩怨。”秦风眯着眼,淡淡的笑道:“我不想参与这次的夺宝之战,但不代表我怕了谁,既然那游正翎来了羊城,新仇旧恨,也应该要算一算了。”

闻人秋月沉默不语。

秦风问道:“他在哪?”

闻人秋月:“羊城。”

秦风皱眉。

气质高贵清纯大气妹妹Miya

闻人秋月撇了撇嘴解释道:“具体在哪里,我也不知道,那家伙向来狡猾的很,除非也去参与夺宝之战,或者是他主动来找,不然想要找到他,很难。”

“是么?”秦风嘴角翘起,笑了一笑:“那我就去夺宝之战中找他吧。”

轻描淡写一句话,听起来,却是那么的霸道。

闻人秋月为之错愕。

秦风却是已经摸出手机,给蛇君打了一通电话。

对面很快接通,传来蛇君那嘶哑低沉的声音:“主人。”

“去那座孤岛盯着,随时给我汇报情况。”秦风说完,便直接挂了电话。

这是命令,也是一个信号。

此次汇聚了各路强者的夺宝之战,秦风,势必不会缺席。

秦风离开了天台,很安静,安静中又似乎暗藏着一股……杀气。

闻人秋月怔怔的望着秦风离去,忽然之间,似是有些明白,为何他能让那么多美人为之倾心。

因为,他不会让任何一个为他付出的女人失望。

赵芊芊为了他,身受重伤。

他便会为了赵芊芊,无视一切凶险,将她所失去的一切,夺回。

何为顶天立地?

这,应该就是顶天立地了吧?

……

天空之城,羊城最奢侈的主题餐厅,位于高空。

游正翎在包厢中的落地窗前负手而立,俯瞰着整座羊城,漆黑的双眸中,闪烁着点点星芒,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大少。”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有人来到了游正翎的身后。

游正翎眨了眨眼,淡淡点头:“说。”

“赵乾坤兄妹二人,都已经来到了羊城。”站在游正翎身后的下属沉声道。

“嗯。”游正翎面无表情:“带了多少人?”

“就他们兄妹二人。”下属道。

“哦?”游正翎愣了愣,旋即笑了起来:“这对兄妹,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狂妄啊。”

“狂妄会付出代价。”下属阴测测的笑道:“此次夺宝之战中,非但隐龙来了不少人,异能会、矮人族也有参与,他们区区二人,若是想要夺宝,定是凶多吉少。”

“他们兄妹俩不简单,倘若赵芊芊伤势已经恢复,还真是一切都不好说。”游正翎笑了笑,又说道:“秦风呢?”

“刚才闻人秋月找了秦风,他们应该是一伙的。”下属道。

“闻人秋月?”游正翎皱了皱眉。

这有些不好办了。

闻人秋月,游正翎自然不惧,但她代表着闻人家,闻人家中又有叶冬晴那个功高盖世的老妖怪,若非万不得已,游正翎是断然不敢招惹闻人家的。

眼下,闻人秋月和秦风厮混在一起,岂不是直接影响了他的计划?

“倘若秦风要参与此次夺宝之战,闻人秋月一定会帮他,因为闻人家欠了他一个人情。”下属凝声说道:“大少,游家暂且还不适合与闻人家为敌,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找个机会,直接将秦风扼杀在羊城?”

游正翎回过神来,沉吟片刻后摆了摆手:“秦风不过是一只蝼蚁,杀他,不着急。”

下属怔然。

游正翎接着道:“此行我们的目标,是拿下宝藏,我们的对手,是赵家兄妹二人,秦风区区一个世俗界小人物,还谈不上是我们的对手,没必要在他身上浪费太多的精力。”

下属斟酌道:“可大少您不是说……此行,您要永绝后患么?”

“这不是情况有变嘛。”游正翎淡然一笑:“就算要杀秦风,也要先拿下宝藏,呵呵,闻人秋月难不成还一直待在羊城守着秦风?等夺宝之战结束,再杀秦风也无可厚非,说不好,都不用我出手,他便会死在夺宝之战中。”

下属顿时恍悟,连连点头:“大少英明!”

游正翎笑而不语,抬头继续望着窗外的风景,漆黑的双眸中,阴厉的色彩愈发浓郁。

秦风?

他确实很厉害,孤身一人,独闯吸血鬼部落,最后还能身而退。

但在游正翎眼中,秦风,仍是一只蝼蚁。

诚然,游正翎不会小看任何一只蝼蚁,但也不至于因为一只蝼蚁,忘了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

夺宝之战,汇聚了天下各地群雄,其凶险程度,尤其是单单吸血鬼部落能比的?

秦风若是敢参与,好运,恐怕也不会一直伴随着他。

“呵呵,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游正翎眯起了双眼,喃喃自语:“此行,若是能让赵家兄妹二人永远留在羊城,对赵家而言,如遭天雷,对游家而言,却是一大好事,所以……两位朋友,对不起了。”

……

夜色如墨。

秦风先后和秦薇、林静切磋了一番后,回到自己房间洗了个澡,随后拿出手机找到赵芊芊的微信,满面复杂。

在吸血鬼部落,赵芊芊为保秦风,对奥丁出手,回到隐龙后有麻烦是必然的,但秦风没想到,真实的代价,竟是那般惨重。

他仿佛能够想到,那日在隐龙城门口,万人汇聚,质问赵芊芊一人的场景,那是何等的屈辱。

直至此刻,秦风都有些难以接受,赵芊芊为了他,竟是可以付出这么多……

“她是傻子吗?”

秦风苦涩一笑,坚若磐石的内心,似是被烈火烧融了一般,炙热、绞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