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宽敞的大殿,上百根巨大的柱子零落的散布在整片区域,支撑起巨大的弧形穹顶。一个个门庭光亮的商店绕柱而立,闪烁着各色毫光,缭绕着五彩云烟的牌匾彰显出诱人的神秘。穿着道袍、袈裟、儒服的各色顾客往来不绝,间或一两个身着宽大斗篷或者华丽修士服的外国人,将整个大殿的氛围烘托得格外热闹。

“这里是巫师们交易的聚集地,被称作四季坊,意思是一年四季都会开市的地方。整个巫师界总共有九处四季坊,而中华地区拥有其中的三个坊市:大明坊、紫禁坊、金陵坊。”托马斯拽着流连的郑清,边走边解释:“这里就是大明坊,离你家最近。清单上罗列的东西这里都能买到。”

说话间,两人路过一个草绿色的邮筒,托马斯从怀里掏出皮夹,抽出一张卡片,在邮筒侧面的卡槽里刷了一下,伴随着“滴滴”的声音,一份散发着油墨香味的报纸便从邮筒上面的嘴里吐出。

“这就是魔法吗?”郑清好奇道。

“这是自动售卖机。”托马斯摇着头打开报纸。

郑清尴尬的偏过头,扫见报纸侧面一个巨大的标题:“泛中华区巫师代表大会在安邑隆重开幕……姬子发表重要讲话”,下面占据了半个版面的照片上,一片黑压压的脑袋安静的戳在那里,将一个挥舞着手臂的男人身影映衬的格外巨大。

“螺祖服饰,您的尊贵选择。”伴随着舒缓的音乐,充满诱惑的声音从旁边一家商店里传了出来。郑清忍不住扭头看去,透明的玻璃橱窗后面,几位绝色模特正随着舒缓的音乐翩翩起舞,那随着音乐隐约袒露出来的雪白肌肤让郑清忍不住咽了几口唾沫。

“如果实力不够,绝对不要来这里。”托马斯呼啦啦的翻着报纸,头都没有抬一下,哼道:“否则你会真正理解商人的意思。”

“真美。”郑清的眼神有些呆滞,嘿嘿傻笑道:“我要去买衣服。”

“你会的,但不是在这里。”托马斯有些无奈的重新抽出棕色笔记本,轻轻拍了两下郑清的脑袋,叹道:“这些家伙的擦边球越来越精妙了。不过那几个傀儡的确费了一番心思啊。”

浑身打了个冷战,清醒过来的郑清再也不敢四处张望,抄着手老老实实的跟在托马斯身后。

“就是这里,”托马斯将郑清推进一个看上去很是热闹的小铺子,说道:“进去后将你的清单递给云母,拿到成衣后先呆在这里等我。我去帮你买丹鼎玉器之类的装备。”

小清新女生的慵懒时光摄影图片欣赏

还没等郑清说话,托马斯就化作点点星光消失在原地。

郑清叹口气,抬头看了一眼这家成衣铺。

云想依。

名字挺美,就是铺面看上去不大。郑清撇撇嘴,推门进去。

与狭小的铺面相比,铺子里空间显得很宽敞,上百平米大小的店铺内,挂满了各色长袍、手套。

铺子里没有人。除了满屋子飘来飘去的云朵与长袍,没有一个店员,没有丝毫声音音,安静的可怕。

难道是幽灵开的成衣铺?刚刚接触巫师界的郑清脑子里充满幻想。

“欢迎光临云想依!”一朵白云从屋顶飘落在郑清面前,翻滚着,吐出几个云气凝成的字。

郑清呆呆的看着这朵白云,不知是否应该掏出自己的毛笔写字。

然后他想起自己手中的清单,于是便傻乎乎的递了过去。

云朵翻滚半天,堆出一张老妇人的脸,还挂着一副单片眼镜。

郑清大约明白刚才托马斯提到的云母是什么意思了。

“哈,竟然是公费生!”面前的这张皱纹横生的老脸顿时绽成一朵盛开的菊花,喷出一串花体字:“衣服料子我家店里最正宗了,正好昨天起了一批陈年寒蚕丝。至于手套,黄鹿皮的怎么样?价格合适,而且质量也很好。”

郑清连连点头。

“先量量尺寸。”老妇人喷出这几个字后,便散做一朵一朵的小巧云朵。云朵绕着郑清灵巧的翻滚,收束,很快便织成一件合体的袍子。郑清明白铺子里为什么这么安静了。

“站直身子!”云朵吐出一个巨大的叹号。

郑清连忙绷直了身子,一动不敢动。

“好了,需要等几分钟。”云气织就的长袍样式变换了几次,最终离开郑清的身体,重新幻作老妇人的脸,“大一的新生?”

郑清笑着点点头。

“看着你们这些年轻娃娃心情就好。”云母吐出一串的花体字:“公费生可以免费获赠一杯饮料,你想要青蜂儿还是琥珀光?”

郑清试着指了一下青蜂儿。

云母点点头,慢腾腾的飞走,很快就托回一杯淡绿色的饮料。

“你可以先去外面转一转,四处逛逛。”老妇人和蔼的看着郑清,一串花体字流水般喷了出来:“老身需要给成品烙印符箓,还需要一段时间。”

郑清老老实实的点着头,却托着饮料站在一旁四处张望,没有出去。

云想依里客人来来去去,安静而迅速。很多人都直接购买成品的袍子与斗篷,极少有人选择现场定制。

“为什么不让我进去!”门口传来一个粗声粗气的质问。

郑清回过头,看见一个脑袋光溜溜的胖子抓着烤鸡,想要进店被一朵乌云拦了下来。

“衣店内禁止饮食。”乌云吐出了一串方方正正的宋体字。

原来这些云朵能够听见声音,郑清心底默默想着。

“他为什么可以!”胖子眯着眼睛,瞅见郑清手里的杯子,大声质问。

“他是公费生,饮品为我店赠送。”云朵的回复刻板简短。

胖子愣了愣,将烤鸡恶狠狠的塞进肩上背着的褡裢里。油腻的双手在褡裢上随意蹭了蹭,重新看向乌云。

乌云沉默的飘向一旁。

胖子抖着三层下巴,挤进了这家成衣铺。

郑清看着眼前这陌生的场景,心底微惘。

昨天的这个时候,他还与高中同学在酒桌上高谈阔论,追忆青葱岁月与同桌的她,畅想三五年后的意气风发。

今天的自己就一头撞进这神奇的世界,看着白云吐字,彩云织衣,乌云拦路。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今天的你永远不知道明天面对的是怎样的自己。